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6 Reads)
冬天的一個早晨,跟室友們出去辦事,途中看見一位老太太在路邊挑著擔子賣著紅薯干(一種自製食物)。那是怎樣的一位老太太?頭髮花白,矮小的身體半縮著,灰暗的眼睛看著路過的行人,不帶任何笑意,她就立在那兒,默不出聲。行人匆匆忙忙的從她旁邊走過,沒有人看她一眼,她的東西依舊滿著口袋,沒有人來買她的東西。我想,為什麼她要大冬天的早晨出來賣東西?家裡出了什麼狀況?她的兒女呢,不照顧她麼? 這讓我心裡一絲苦澀。 記得小時候,我的一位友人常遭她父親狠打,每次她犯了錯,都被她父親老鷹捉小雞似的拎起來再摔在地板上,我在外面看的是心驚膽戰,記憶最深的一幕是她偷錢被發現後,她父親把她狠打的那是慘。那時在我的印象中,她父親是不愛她的,不然會這樣打自己的女兒嗎?但是後面的一件事情讓我清晰了,在一個午後,她的父親看著面前的一大片胡豆花,說,小時候啊,她最怕看見這花了,每次看見了都要我抱抱,說這花好多眼睛好怕! 我看見她父親說這話的時候滿臉是幸福的笑容。是的,我想,他是愛著她女兒的。一次,我跟她交談,她說,我喜歡吃核桃。“我也喜歡吃核桃,可是我爸爸每次都要跟我搶。”“啊?哈哈,我爸開始也喜歡吃但是他看見我喜歡吃便全留給我了。” 我感覺到她說這句話的開心。父母都是愛自己的孩子的,只是區別於表達的方式。 我的父親是個好吃嘴,只要家裡面有好吃的必定和我爭搶,並且他還搶得不亦樂乎,氣死我了!我媽提醒道,給兒子留些,別吃玩了。他說,好。然後繼續吃。當耳邊風啊!耳邊風啊!風啊!這還都不是重點,重點是他吃完了還不承認,一副被冤枉了的樣子,令人抓狂。我在家的時候,每天都要跟他爭吵幾句,到了極點,便開始冷戰,當然最後的結果是父親主動示好而結束冷戰。他很懶,這是我最討厭的地方,在家務方面他簡直不動手,而工作方面又是那麼的勤勞,唉。每次母親吩咐做家務的時候,他都以工作忙為借口。哇靠,放假了你還忙忙毛線啊忙!一位友人說他的父親也很懶,她母親叫她父親做家務,她父親很犀利的摔了一句,行啊,我來做家務,你去把那些病人治好了。哇!直接讓她母親語塞。哈哈! 上周給母親打電話不小心說了一句“瓜娃子”,導致母親直接損我,沒禮貌啊,長輩啊,我是你媽啊,云云之類的。害得我一整天都心有餘悸怕自己背了個不孝的罵名。母親的確沒有父親那樣好開玩笑,從那句“瓜娃子”可以看得出來,但是她樸素,賢惠,持家有道,教育出了我這樣一位好孩子(孩子?裝嫩吧!)記憶中,母親對我的管教非常嚴格,童年時常被母親揍,想起就後怕,現在卻發現母親越來越溫柔了,yameidei~溫柔了我更害怕!自己快點掙錢啊,父母就沒有那麼累了,就可以享清福了! 以上是讀了季羨林季老的文章後產生的感想,季老的六歲離開了母親,直至母親去世,期間只見了三次母親的面。季老的悔是,不該離開故鄉,離開母親。他娘經常對隔壁的寧大嬸子說,早知道送出去回不來,我無論如何也不會放他走的! 簡單的一句話裡面包含了多少心酸,多少悲傷啊!母親不知有多少日日夜夜,眺望遠方,盼望自己的兒子回來啊!然而這個兒子卻始終沒有歸去,一直到母親離開了這個世界。古人說:“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“,季老說這句話應到了他的身上。季老說,我後悔,我真後悔,我千不該萬不該離開了母親。世界上無論什麼名譽,什麼地位,什麼幸福,什麼尊榮,都比不上呆在母親身邊,即使她一個字也不識,即使整天吃”紅的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