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6 Reads)
一位同事在省城一家外資企業打工的兒子,最近因車禍猝然離開了人世。年齡不過三十歲,沒有成家,半個月前剛剛領了結婚證,家裡正籌劃怎樣舉行結婚事宜。誰知只一瞬間,禍從天降,一切就變成了竹籃打水——一場空,所有的準備都成了多餘。 一條鮮活的生命,說沒了就沒了,那麼帥氣、懂事的一個青年小伙一下子就消失在我們的視線中,從此再也無法看到,實在為之痛惜。它我們感到,生命有時真的太脆弱了,它破碎的速度令人以預料! 當我聞訊趕到省城去安慰同事時,同事和他的妻子早已流乾了眼淚,見到我們,除了呼天搶地的號啕,便只有捶胸頓足的扼腕。論年歲,同事已是接近退休的人了,老年喪子,白髮人送黑髮人,從來就是人生之大哀,心之痛莫過如此。在這個人口總量龐大而個體家庭越來越孤單的國度,沒有比失去親人更痛苦的事了,何況還是老人失去兒子呢? 同事的兒子是在午夜出事的。為人熱心的他,騎一輛摩托車送一位下班的同伴回家,也不知道是誰的原因,也許是夜太深、人太疲憊,結果撞上了一輛工程車,悲劇就此發生。同事的兒子被送到醫院經搶救無效,不久即撒手人寰,連一句話也沒有留下。他的同伴嚴重受傷,至今仍躺在醫院的重症監護室未醒,極有可能變成植物人。 這個時候,如果要去討論這場事故的責任誰大誰小,倒不是我所特別關心的問題,也沒有了多大的實際意義,對一個家庭而言,生命失去了,賠再多的錢也醫治不了心頭的創傷。我估計這樣的事故也很難成為新聞,它時常在我們的生活中不間斷地上演,場面與結局屢見不鮮。 站在城市的街頭,螞蟻一樣的車輛不是飛馳,便是蠕動,現在卻是擁堵了,長長的車隊玩具一般地擁擠在寬闊而筆直的大街上,成為當下中國城市一道隨處可見的景觀。乘車時的等待已成家常便飯,不堵車倒還不正常。有人因此感歎:汽車都快成中國城市的災難了。但這並非汽車的過錯。工業文明演進到今天,汽車給我們帶來了極大便利,也為我們創造了巨大財富,我們沒有理由指責它。生命意識的淡薄和不按規則行駛,恐怕才是真正的馬路“殺手”。酒駕,飆車,撞紅燈,亂停亂靠,不一而足的違規行為,在我們的道路上司空見慣,事故就在麻木中悄然發生。默默走在街頭,冷不防就有搭載人的摩托車近身呼嘯而過,聲音的尖厲程度,令人膽顫心驚。妻子憤稱這樣的摩托是一條瘋狗,太可怕了!一位同事的兄長是開婚紗攝影店的,卻經常要協助交警去處理事故,閒聊時他告訴我,每年發生的事故中,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是摩托車,每當看到那血淋淋的淒慘場面,他的心情會變得特別地沉重。十年前,我因機關加班晚上騎自行車回家,不期被一輛摩托車追尾,車翻了,人竟立著,謝天謝地,我與車毫髮無損,卻從此再不敢在夜晚騎車。兩年前,我姐姐與姐夫晚飯後到街頭散步,被一輛疾馳而過的汽車狠狠地撞倒在地,姐姐當即不省人事,姐夫也受了傷,好在就倒醫院的大門口,得到及時救治,姐姐在醫院裡躺了一個多月才日漸恢復。可肇事車輛至今逍遙法外,一直沒有查到下落。 而每年又有多少令人心痛的事故在我們的不經意間發生呢? 站在性格的層面,人的生命往往很堅強,但身處多變的社會天地,有時又極其脆弱。人命至重,有貴千金,世事無常,君須珍重。生命只有一次,想一想生命中每一個愛你、疼你的人,想一想生命中每一個被愛、被疼的人,善待生命,呵護生命,這既是我們的本能,更是我們的責任。真希望我們的道路寧靜祥和,讓每一個快捷行進的人平安抵達目的地。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6 Reads)
冬天的一個早晨,跟室友們出去辦事,途中看見一位老太太在路邊挑著擔子賣著紅薯干(一種自製食物)。那是怎樣的一位老太太?頭髮花白,矮小的身體半縮著,灰暗的眼睛看著路過的行人,不帶任何笑意,她就立在那兒,默不出聲。行人匆匆忙忙的從她旁邊走過,沒有人看她一眼,她的東西依舊滿著口袋,沒有人來買她的東西。我想,為什麼她要大冬天的早晨出來賣東西?家裡出了什麼狀況?她的兒女呢,不照顧她麼? 這讓我心裡一絲苦澀。 記得小時候,我的一位友人常遭她父親狠打,每次她犯了錯,都被她父親老鷹捉小雞似的拎起來再摔在地板上,我在外面看的是心驚膽戰,記憶最深的一幕是她偷錢被發現後,她父親把她狠打的那是慘。那時在我的印象中,她父親是不愛她的,不然會這樣打自己的女兒嗎?但是後面的一件事情讓我清晰了,在一個午後,她的父親看著面前的一大片胡豆花,說,小時候啊,她最怕看見這花了,每次看見了都要我抱抱,說這花好多眼睛好怕! 我看見她父親說這話的時候滿臉是幸福的笑容。是的,我想,他是愛著她女兒的。一次,我跟她交談,她說,我喜歡吃核桃。“我也喜歡吃核桃,可是我爸爸每次都要跟我搶。”“啊?哈哈,我爸開始也喜歡吃但是他看見我喜歡吃便全留給我了。” 我感覺到她說這句話的開心。父母都是愛自己的孩子的,只是區別於表達的方式。 我的父親是個好吃嘴,只要家裡面有好吃的必定和我爭搶,並且他還搶得不亦樂乎,氣死我了!我媽提醒道,給兒子留些,別吃玩了。他說,好。然後繼續吃。當耳邊風啊!耳邊風啊!風啊!這還都不是重點,重點是他吃完了還不承認,一副被冤枉了的樣子,令人抓狂。我在家的時候,每天都要跟他爭吵幾句,到了極點,便開始冷戰,當然最後的結果是父親主動示好而結束冷戰。他很懶,這是我最討厭的地方,在家務方面他簡直不動手,而工作方面又是那麼的勤勞,唉。每次母親吩咐做家務的時候,他都以工作忙為借口。哇靠,放假了你還忙忙毛線啊忙!一位友人說他的父親也很懶,她母親叫她父親做家務,她父親很犀利的摔了一句,行啊,我來做家務,你去把那些病人治好了。哇!直接讓她母親語塞。哈哈! 上周給母親打電話不小心說了一句“瓜娃子”,導致母親直接損我,沒禮貌啊,長輩啊,我是你媽啊,云云之類的。害得我一整天都心有餘悸怕自己背了個不孝的罵名。母親的確沒有父親那樣好開玩笑,從那句“瓜娃子”可以看得出來,但是她樸素,賢惠,持家有道,教育出了我這樣一位好孩子(孩子?裝嫩吧!)記憶中,母親對我的管教非常嚴格,童年時常被母親揍,想起就後怕,現在卻發現母親越來越溫柔了,yameidei~溫柔了我更害怕!自己快點掙錢啊,父母就沒有那麼累了,就可以享清福了! 以上是讀了季羨林季老的文章後產生的感想,季老的六歲離開了母親,直至母親去世,期間只見了三次母親的面。季老的悔是,不該離開故鄉,離開母親。他娘經常對隔壁的寧大嬸子說,早知道送出去回不來,我無論如何也不會放他走的! 簡單的一句話裡面包含了多少心酸,多少悲傷啊!母親不知有多少日日夜夜,眺望遠方,盼望自己的兒子回來啊!然而這個兒子卻始終沒有歸去,一直到母親離開了這個世界。古人說:“樹欲靜而風不止,子欲養而親不待“,季老說這句話應到了他的身上。季老說,我後悔,我真後悔,我千不該萬不該離開了母親。世界上無論什麼名譽,什麼地位,什麼幸福,什麼尊榮,都比不上呆在母親身邊,即使她一個字也不識,即使整天吃”紅的“